HIS LIFE|HIS WORK|HIS INSPIRATION|HIS FAMILY
Item 253 of 256
Da Vaz - The Inventor of American Baroque in Chinese
WebContent
WEB7659-CH_2006-AFF000J
Site Articles
Computer
Web
2006-01-01
Schweiz

Roy Oppenheim, Kunsthistoriker, Bern





达瓦兹(Da Vaz)——美国巴洛克艺术风格的缔造者


罗伊·欧本海姆(Roy Oppenheim 艺术评论家,贝尔尼)


“他试图借用情感的力量,产生直接而令人眩目的吸引力。他的作品不


是简单动态的描绘,而是一种兴奋的情绪,是迷乱,甚至,是狂喜。他


想抓住那一瞬间的印象传达出一种渐进,一种演变,而不是单纯的快


乐感;是不满足和永不止息,而非满足的情境。人们感受的,也不是灵与


肉的解脱,而是将被扯入逼面而来的澎湃激情中去。”


——亨里克·伍夫兰(Heinrich Wölfflin



拿来与达瓦兹作品类比的艺术风格显而易见:他的作品充满活力和创新的热情,直白而毫无约束,轻松玩味却富于想象力的思索--所有这些都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之后北美艺术所拥有的风格,有点儿巴洛克风格的味道:运动,好奇,面对新生和未知事物的内心欢愉,对未来所持有的一种乐观精神,以及开始新的探索的勇气。
艺术家变成探索者。这也正是达瓦兹创立的北美巴洛克风格的精华所在。随着这种风格的出现,这位几十年在艺术创作方面都处于低调的画家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他
为艺术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一个创作的新局面。


继巴洛克现代风格作品之后,巴洛克风格有了更为宽广含义,其中包含并阐释了全球范围艺术家和艺术以及艺术发展重大变动之间广泛深远的相互影响。这种广义的巴洛克概念的显著特征是,单独的艺术类型和技法之间的界限消失了:如“完整概念”(Ganzheitlichkeit)和“艺术的综合性”(Gesamtkunstwek)等从巴洛克哲学发展而来的理论,能够始终抓住艺术家们的想象力和思想进行阐述。上述两者之间有“幻觉式”(illusionism)的衔接:即绘画脱离传统范畴,而借用建筑形式中的某些可塑性因素。当然,这些因素不应被看成是与整体艺术分离的一件创作,而应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跨越界线


艺术家——同时也是探索者——试图揭示多维层面的神秘面纱。而巴洛克最基本的思想,如达瓦兹在他的作品中所表达的,正反映了这种在揭示多维和超意识方面的探索。可以说,达瓦兹是位不断突破常规的艺术家。



天,经历了漫长摸索、不断演练和尝试,我们发现自己已走到尽头,而最糟糕的情形是,艺术形式正遭到完全的破坏。也就是说,传统的表现形式已在描绘世界的多
维和多层次方面,或者说复杂性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创世者对抽象艺术的预知已被证明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世界未能企及的部分远远超过了我们通过感官(眼
睛、耳朵、鼻子、味觉以及手指的触摸)所感知的世界。



然,这也许正提供了全新的创造空间。达瓦兹作为先驱的探索者之一,发现在创作中运用计算机,能使以往的创作得到奇妙的延伸和继续。达瓦兹就是通过计算机实
现对先前作品的绘画技法、形式、色彩方面在原有基础上的拓展。更重要的是,所有达瓦兹手创作品中的形式因素在计算机设计的作品中均得到了再表现。在这种崭
新的创作过程中,他所实践的正是对他自身的一种延伸。他的艺术特色通过这种一应俱全的电子工具找到了稳定的延续方式。确实很难再有其他一种辅助工具在表现
艺术感受的多维度即所谓灵感方面比计算机更合适了。


这样,这种电子的处理工具就使艺术上的探索过程继续下去。归根结底,它使创作上的探索和多维艺术的孕育,即“全新认识”的延伸获得可能。


人类生存的特定阶段会激发特殊的艺术形式或色彩,由于同时还赋予了它们运动的特征,使其呈现出立体感。画反过来正揭示了这种思维的过程。


绘画的基础构架正如一个交叉口,或者汇合点,充满了来自创作者内心的能量和困惑。描述此过程的方式还可以有很多。如精神分析学家荣格杜撰的“主动想象这一名词:动态绘画很大程度上属美式风格 促使“精神的即席创作”观念的产生。但是它同时也包含“自然发生”的观念,即创作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降低因个人悟性而对创作的削弱和过滤,象地震仪一样原原本本地记录源于内部的每一次震动的迹象。



所有这些有关抽象艺术的观念中,“全息立体式的自由的自我表达”是最重要的概念,这实际上是把人类内心最隐蔽、最深处的情感通过严肃的方式传达出来,实践
着使创作成为生命自身的直接表达。达瓦兹的创作过程同样经历了这个阶段,但他不仅能沿着条路走下去,而且还超越了它,而达到新的艺术境界:一种全新的纯粹
的由过程引导的境界。


新的探索


达瓦兹所引导的路从根本上而言是崭新的。他既没有把眼光完全放在寻找属于个性化的神秘因素或者“我的思考”,即依靠潜意识对世界的感知而创作的作品上——如美国艺术家罗斯科(Rothko)、马塔(Matta)和哥里伯(Gottlieb)所作的那样,也没有象波洛克(Pollock)、 马特维(Motherwell)和德库宁(Kooning 那样,把眼光完全放在自然发生的、能最低限度过滤内在情感外露上。



瓦兹更侧重的是技巧——如构图,同时他也看中其中具有关键作用的元素,因为这些元素使线条、造形和色彩自然而流畅。结果确实令人惊奇:新的构图产生了,非
具象性的构造,多层次的画面,以及有波动的韵律感的色彩。线条活灵活现,好像在跑,在跳,在翻跟斗,并随时留下各自的运动和自然发生的痕迹,使我们联想到
成长的轨迹,有生命力的机体,以及地质上的岩层概念。



多绘画作品突破常规画卷的大小,展开有几米长。而且经常性地,这些非常规的画面的局部会在其他作品中重现,可能省略为寥寥数笔,也可能又会增添新意或色
彩,又或是有不同的侧重面。这些创意从内心源源不断的涌出,并伴随着无尽的变数和发展。他们在我们眼前展现的将是一个错综交叠的画面。



式上的多样是无穷无尽没有局限的。新的元素不断产生,并在原有形式上衍生出更多花样。这让人产生对建筑上的乐感和基调之间关系的联想;甚至还会记起巴赫的
天才的赋格曲。对这写作品思索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容易意识到,松散的、明显具有艺术家品味的作品与偶然性或偶然性因素都没有太大关系。技巧控制方面的完
美程度促使偶然转化成一种必然。不过这倒更令人感到吃惊,因为达瓦兹一直强调他的作品并没有预先构想过。倘若不是如此,预先构想则会削弱线条和形式的任
意、自由、准确、到位。


达瓦兹作品中让人称奇的元素实际是不可预见的。这种新颖的、简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视觉语言——美国式巴洛克风格——为艺术创造打开了从未有过的、意想不到的机会。一种美妙的视觉享受、一次令人惊喜的精神会餐,通过一个无可比拟的独特的绘画世界实现了。哈同(Hans Hartung)、沃尔斯(Wols)、波洛克(Pollock)、 马特维(Motherwell)以及其他艺术家虽然也进行过类似的尝试,但与之不同的是,这些元素决非偶然获得,它们表达的不是瞬间的或不加控制的创作,决不会完全放弃规则和纯粹听凭偶然。


达瓦兹所运用的手法进一步使德劳内(Robert Delaunay)的理论——绘画不再由主旨和所画物体决定,而任由内心的冲动来决定——趋于成熟。达瓦兹日臻完美的技巧使内在的、丰富的、多层次的动感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在达瓦兹的作品中,和谐与表现力得到完美统一,作品的表达也是新颖、紧凑,恰到好处。


新的艺术技巧


“技
巧”一词缘于希腊语,它还有“艺术性”的含义;“技巧”的概念因此不应仅仅局限于从实用角度出发去理解。对于我们如何感知世界这一问题,无所谓是从飞机上
还是通过电子显微镜观察,最终只是在说明我们把握现实的技巧和技术之间的含义的差别:选择不同的媒介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感知。


达瓦兹运用多种技巧,他既使用钢笔、铅笔和画笔,同时还运用扫描仪和计算机。但从一种艺术状态到另一种艺术状态的过渡非常自然,其间没有断层的痕迹。



瓦兹的作品以一种有机的方式进行。但很重要的一点是次过程不是直线型的,比如由始至终型的方展方式,而是朝不同方向不同层次发展,而且这种发展几乎在同时
发生。“同时”,即是说,最迥异的因素和思维活动在同一时间里发生,因而它们之间也相互关联。未来派的画家们引入“动态表现”的概念,即把普遍存在的力和
力之间的关系作为对现代生活态度的一种诗意表达,这种表达的基础是直觉、相关知识和信息量的发生速度和同时性。



在达瓦兹的作品中是通过以下方式表达的:每一个创造性的冲动都能有条理地自然发生,而不必跟从更高一级神经的指挥。逐渐地,各异的创作想法从多角度产生。
它们之间互相碰撞交融,并且互相有重合,因而进入一种“对话”的状态。达瓦兹说:开始创作时,我不去作任何的想象,开始时不作,过程中也一样。我没有事先
构思好的想法,我的创作是非常开放式的,朝多方向发展。而且我会尽可能如此。我转动白纸或空的画布,就像在轮盘上旋转着的陶器。创作行为是已落笔的线条和
未落笔的线条以及白纸之间的对话
….
终定型的图案正是这种多层次的、复杂的、动感的和多次反复的过程的结果。他的创作表达了作品自身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千姿百态、感应强烈,同时具有自然发生
和孕育新生的特点。他的作品传达的也不只是现实的表象,那只能算是第二层次的现实,而是自然发生的物象。正因为如此,达瓦兹才达到自由新境界。他不再孤立
地思考问题,而是通过运用技巧在“原始冲动”的形式和色彩上幻变出多种变形。


达瓦兹的妻子,乌舒拉·达瓦兹,曾受过科技方面的教育,在她的文章“艺术与演变”


(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1980)中谈及艺术过程和自然界演化过程的相似之处。想法奇特,结论是艺术和艺术自身的形象是无法预知的。但今天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作为美国巴洛克风格的缔造者,达瓦兹无疑为艺术开拓了新的领域,揭开当今艺术之坛的新纪元。


结束




Login|Guestbook|Shop|Email|News|Links|Home